彩世界官网|彩世界平台_Welcome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彩世界官网 > 外卖 >

影院做外卖、餐馆变菜场企业为了活下去都拼了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编辑:admin

      影院外卖还在继续,餐厅前的菜市场不知能摆到几时。难于登天的行业自救,拼命挣得一线生机的资源共享重配,都在静静地、坚毅地等待着春天。

      为缓解资金压力,电影院重新审视了一番自己的业务后,决定推出爆米花、零食、饮料的外卖服务。

      自1月23日春节档撤档以来,一个多月内已经有28部电影最终下映。整个第一季度,电影业几乎颗粒无收。

      春节过后,北京K歌之王宣布公司破产,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;几乎同时,兄弟连的创始人发布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。

      受冲击最大的餐饮业,开始大力拓展外卖,开发半成品,尝试直播。平时完全不做外卖的百年老店和网红餐厅,也只得松口,外卖一个月。

      疫情像一次无法拒绝的大型实验,所有行业都面临着完全不讲道理的拷问:当你的主要业务被切断时,你还能怎么生存?

      有些行业可能真的借此找到了新的出路,而对另一些来说,行业总有复苏的一天,但行业里的这些人,却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    一月中旬的时候,订年夜饭的电话被打爆。仅仅数天后,又是一连串打进来的电话,但这次都是来取消年夜饭、推迟婚礼包场的。

      可是菜早已经备好了。不少饭店为了保证过年的用量屯了五天的蔬菜,还有专门准备的海鲜和高档食材。

      陕西西安的一家小饭馆门前,菠菜、油麦菜、韭菜、香菜、小白菜、杏鲍菇……当天到达的蔬菜都新鲜可爱,卸货开箱就直接售卖。

      乍看之下,餐馆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小市场。但突然看见忙着称重找零的师傅们还没脱下的厨师服,还没摘的高帽,这份生动一下子被戳破,整个场景都变了味道。

      平常,现在该是他们在后厨最忙,也是最赚钱的时候。但今年的忙碌却特别心酸。

      这些新鲜蔬菜比市场里还卖得便宜,按进价加一两毛人工费卖,不指望挣什么钱,能多保住一些成本都是好的。

      就快坚持不下去的不在少数。一位小型餐饮店的老板说,他去年的业绩不好,就指望今年过年能赚回来一点了。

      一般春节能占全年三分之一的收入。这下疫情来了,老板的贷款还不出,工资不知道还能发几日。

      与2019年春节相比,78%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到100%以上。疫情期间,93%的企业都选择了停止营业。

      四川一酒楼在把存货卖掉之后,发现市民的需求仍然很大,便开发了线上程序。日售单数最高已达到1365单,日收入17万元。

      曾经一度“好吃火爆到不做外卖”的太二酸菜鱼,宣布做一个月的外卖。从没有外卖服务的高星级酒店白天鹅,也开始上线外卖,降低损失和负面影响。

      受冲击较大的其他服务业、教育业也开始整个往线上转移。牢牢抱住数字经济,就是一线希望。

      云钢琴陪练、云买房、云健身,无法面对面交流,还有网络一线牵。对于这些注重体验的服务来说,这么做无疑是“阉割版”,但至少可以先跨过这个冬天。

      就连实体零售店的导购都拉起了群,时不时甩出限时低价购买通知,服装、大小家电、厨房用品、食品,一样都不少。复工心切的导购更是贴心地为顾客拍了各种试穿视频,竭尽所能。

      这些原本依托于卖场和百货公司的商品不是必需品,这让它们不得不面对更持久的危机。

      据银泰百货的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银泰歇业在家的导购有5万人,全国所有受影响的导购可能有上百万人。

      2019年春节档电影总票房68.68亿元。而今年2月起,中国电影的票房为0。原本几乎可以默认达成的70亿元票房没了。

      当然,在家也能看电影。但即便投了屏,关了灯,是不是还觉得少了些什么?你有没有想念过,平时就在手边的爆米花和可乐?

      阿里影业最近已跟饿了么联合,推出了“影院卖品外送”业务。预计,全国有1000家影院将会加入外送爆米花、可乐和各种零食饮料的服务。让在家看电影也能无限接近电影院的标配。

      对国内的电影院来说,食品收入占营业额的比重一直比较小。即便通过外卖达到了平日的食品营业额,也不过杯水车薪。

      以龙头万达为例,2019年的总营业收入为75.64亿元。其中商品和餐饮销售为9.34亿元,占12.35%,而观影收入达46.47亿元,占比61.56%。

      这样的收入结构下,加上仍在支出的巨额场地、人工费,卖点吃的的作用可能真的只是降低零食库存,顺便形象地告诉大家电影院在疫情冲击下的惨状。

      虽然我们常说影院是“爆米花经济”,但真的事到临头,爆米花是撑不起电影院经济的。当电影院的场景不再之后,谁还特地从影院外卖爆米花,几块钱的零食难道不香吗?

      疫情改变了超过4亿人的旅行计划。每一次飞机停飞、景区停业,都让旅游业蒙受了更大的损失。

      到不了武夷山的朋友应该还想带些武夷山大红袍吧;去不了新西兰的游客应该不会拒绝新西兰羊绒毛毯;还有清远鸡、粤西海产、海南哈密瓜、河源米粉……

      改做“客服”的旅行社工作人员表示,“消费者买了某款干红,如果种草,说不定之后就会参加这个酒庄的体验之旅了呢”。

      和景区有长期合作的旅游公司更是联系了当地的农户,帮忙售卖因无人前来而滞销的瓜果蔬菜。

      “全国2万家旅行社,50万从业人员,超过10万家酒店和100万间住宿设施,将在未来3、4月内没有任何工作。”同程集团的创始人在一次直播中表示。

      去年春节,全国旅行接待总人次达4.15亿,实现收入5139亿元。而今年,浙江飞扬集团邮轮线路的负责人说,他们集团取消的交易金额就已经达到2亿-3亿元。

      有河北的商户,为今年的庙会前期投入了2个多亿。1月25日听到景区停业的通知,整个人都瘫倒了。

      对旅游业来说,一切都是有时效的,就算疫情过去了,大家还能有7天的假吗?损失已经注定无法挽回了。

      一位酒店项目的负责人在朋友圈发了“75度酒精喷雾消毒液”的广告,大家以为她跳槽了,纷纷来关心她的近况。

      其实她压根没想过跳槽,只是眼下酒店全无生意,她只能通过酒店的供应链,搞到一些酒精喷雾和防疫用品在朋友圈售卖,稍微补贴收入。

      平时在朋友圈发露天泳池、豪华游艇的照片,如今不得不“跳槽”转卖酒精的情况,并不在少数。只是行业一定会复苏,但好多热爱自己行业的人却真的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      前阵子,西贝董事长“现金撑不过三个月,2万员工在家待业”的长篇苦水在朋友圈里疯转。

      这艘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门店的大船尚且如此,小舟小筏们更是朝不保夕。

      而另一边,外卖成了所有“大门不出”人群的生活给养。京东到家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0%。

      为了应对这种局面,2月3日,“共享员工”的新模式发轫于阿里旗下的盒马生鲜,公开向暂时歇业的云海肴和青年餐厅借调员工。

      在“共享”期间,他们将接受排面整理、仓库整理、打包整货等岗位培训,并在盒马领到工资。

      熟悉食材、肉类的餐饮业员工很快就能适应新的工作,而配送员的岗位就很特殊,需要了解方圆3公里内每栋楼的环境,还要知道怎样与客户交流。

      目前,支援盒马的员工与盒马自身的员工工资一致,运力恢复到了节前的80%左右。57℃湘、茶颜悦色、蜀大侠、望湘园和一些KTV及文娱行业的员工,也都要去报到了。

      口罩就是一线医护的生命防线,但目前全世界高价买不到口罩的情况也已不必赘述。

      上海腾瑞制药有限公司加紧生产着口罩等防疫物资。本来特别时期,许多被隔离在家的员工未能到岗,但有了共享员工模式后,就近的企业待业员工、餐饮业和企事业单位员工成功加入,尽可能地将生产力开到最大。

      医护们因为每天长时间戴着口罩,勒痕严重、过敏红肿的照片看得让人敬佩又心疼。

      伽蓝集团为这些一线医护提供过敏修护霜。受益于共享员工的机制,春节期间也终于让生产线条。

      但就目前开放的岗位来看,共享员工都是易于上手的“最后一公里”物流末端岗位。只能从事一些短期、简单、质量控制风险低的岗位。

      从企业的角度看,对共享员工的信任度和正式员工相比也会有差异。例如苏宁物流的共享员工目前采取视频面试的方式,在线培训合格后即可上岗。他们在实际操作中的理解会不会有差异,也是企业的一种顾虑。

      加上尚未成熟的法律保障,工资福利上的落差,共享员工招聘、奖惩和考核的颇多漏洞,使得利用社会闲散运力的众包模式,只会暂存于特殊背景下。

      影院外卖还在继续,餐厅前的菜市场不知能摆到几时。难于登天的行业自救,拼命挣得一线生机的资源共享重配,都在静静地、坚毅地等待着春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