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世界官网|彩世界平台_Welcome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彩世界官网 > 外卖 >

“我只是做了点有人情味的小事” 美团外卖骑手

发布时间:2020-03-05编辑:admin

      昨天下午3点,浙江省政府新闻办记者见面会准时在线上召开。穿着美团外卖骑手黄色制服、戴着口罩的姚权刚坐在台上,有点紧张,他做梦也没想到,疫情期间自己做的一点“小事”——义务出门为邻居们买菜、送菜,整整坚持了两个多星期,竟然让自己成为了浙江省新闻发布会上的主角之一。

     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生生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聚会、约会、走亲、访友这些连接情感的形式都被暂停,让每个人变成了一座孤岛,而外卖骑手就是连接孤岛的船,用物资与人情味重新连接每个人。姚权刚是外卖骑手中的一员,他的故事将成为杭州战“疫”城事中温暖的一页。

      1979年出生的姚权刚,去年因为工厂效益不好,8月转行做起了美团骑手。今年春节期间,为了多挣点钱,姚权刚选择“不打烊”继续送外卖。但是一场疫情彻底打乱了姚权刚的计划,整个大街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人,接到最多的单子就是买口罩和买菜。

      “说实话,这么点儿单量我不挣钱,跟我年前预想完全不一样。连老婆也天天发微信来催,让我早点回家,别在外面跑来跑去了,回家就把衣服和口罩脱在门外,赶紧进门洗手消毒。”2月初,因为萧山出租房管控,姚权刚住回了丁兰的家,却碰上了一件更麻烦的事。丁兰街道因为疫情原因开始升级管控措施,尤其是他自家小区北城枫景园,有邻居不幸“中招”确诊,更是一时间人心惶惶。

      因为管控,一个星期每户家庭只能出门2次,姚权刚天天看着邻居们在业主群里抱怨买菜难,突然冒出一个念头:帮邻居们买菜送菜。老婆一听,急了:“外面危险,你还这么坐不住?”姚权刚左劝右劝:“我是小区里为数不多有工作证明的人,现在大家都不容易,我给邻居做点事,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    过了老婆这一关,姚权刚在业主群里发出了第一条信息:邻居们好,明天天气晴朗,我会帮大家去超市采购,有需求的加我微信发购物清单,每人限10样物品200元以内,这样可以尽可能多帮几户。隔离的安心在家里待着,要买啥和我说。

      消息发出去,回应者寥寥。后来总算有人加了他微信,说家里实在没菜了,能不能帮忙带点。姚权刚收到就跑了出去。拿到菜,邻居很惊讶,你不收钱?

      姚权刚终于反应过来,第二次他在业主群发消息时,特意加了三个字“免费的”。这之后,加微信的邻居越来越多,到后来,他手机里有六十多位邻居成了他微信好友。

      在帮邻居免费买菜送菜的两个多星期里,姚权刚每天去大超市一次性集中采购,还会把邻居们所有的需求都写在纸上,买完一个划掉一个。每天,他会接到10位左右邻居的订单,最多的一天,接到过15位邻居的订单。有时候,在超市采买时间竟然长达三四个小时,代买的钱也很快突破了四位数。

      许多邻居也从喊他“姚师傅”,改口成“姚哥”,“因为这位大哥人本分,靠得住,是真的在帮忙。”

      “我去送菜的时候,邻居会把家里的口罩、消毒水、水果、特产等放在门口让我带走,还有很多邻居,专门为了说声谢谢,加我的微信,让我注意安全。大家对我的关心,让我很开心,比赚钱还让我开心。”姚权刚说。

      据美团外卖数据显示,从1月25日到2月24日这一个月,全国外卖骑手总共收到60万次暖心鼓励,平均每天约2万次。正如中国汉字中的“人”字是一个相互支撑的架构,大难当前人与人之间的共情、互助、同理心是弥足珍贵的。

      在特殊时期坚守岗位、义务劳动不仅仅是跑腿采购、及时送达那么简单,姚权刚还有一个重要任务——防疫,“我每天衣服、口罩都脱在门外,回家赶紧洗手消毒、冲洗所有暴露在外的皮肤。”同时,他还要做到无接触配送,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,姚权刚说,“穿上这个制服,我就有一种使命感,不自觉地就想把事情做得更好。”

      虽然转行做外卖骑手不到一年,但是作为新杭州人,姚权刚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,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确幸。

      去年10月底,改行做外卖小哥的头一个月,姚权刚就赚了9200元,当时还上了人民日报。过了几个月,他就成了宁围一带的单王。就拿他今年一月份的单子来说,依旧拿下“单王”名号,不算休息,平均下来一天要送52单。不过,即使订单再多,姚权刚都尽可能做到细致。有人给家里小孩点速冻馄饨,姚权刚会联系顾客,说超市里卖的速冻馄饨皮很厚,会帮忙去找人工包的地方买。

      “刚入行那会,一天骑行160公里,步数两万步,晚上睡觉腿都在发抖。”但姚权刚心里一直想着,多做一单,就多赚一点,能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。前几年,他和老婆在丁兰街道北城枫景园买了套经济适用房,总算线日,街道结束了严格管控,北城枫景园39户95名居民也解除了漫长的隔离期。姚权刚知道,自己的任务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      看起来很辛苦的义务劳动,姚权刚却觉得只是一点小事,“在特殊的时期,人和人之间更加需要一些细节上的关心,这样才有人情味。我们宁围站点平时有将近300个骑手,在疫情期间,仍然有三分之一留下了,坚守岗位。整个浙江那就更多了,我只是他们中普通的一员而已。”

      不管是疫情时期还是日常生活,是“姚权刚们”的黄色身影让一座座城市有了人情味、烟火气与温暖。疫情让各个城市上演了“空城计”,但一些黄色身影却不时地疾驰在大街小巷上,就像寒冬时分的一丝光和热,加速了冬天的离去与春天的到来。

      虽然疫情还没完全结束,但姚权刚已经给自己2020年定了一个“小目标”,“网友都说我励志,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蛮励志的,做外卖小哥得来的每一分钱,都很踏实!希望疫情以后,我继续做我的外卖小哥,争取每天都可以跑到50单,用自己的努力,给家人一个更加温暖和稳定的家。最后希望大家再坚持坚持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    疫情下观影持续“暂停”:2020年新增不足8千家相关企业 3月直接票房损失超过10亿元